所在位置:首页 << 关于我们 << 企业传奇

九九龄大揭秘6---慷慨大义填家泉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5-8-6 点击次数:1546次

1931年9月18日,农历八月初七,中国人永远不该忘记。这一天中国东北军和日本关东军爆发的一场军事冲突,令白山黑水动

    哀,日本军队早有预谋地借机占领了东北。史称“九·一八事变”。从此中国便笼罩在了日本枪炮的阴影里,中华民族到了危亡的关头。

        到了1937年,大江南北都处在了紧张的战争前夜,为做好抗战的准备,内地各省号召国民强体健身,尚武励志,准备报效国家。
    地处中原的河南省府所在地开封,此时办起了“国术馆”,招全省各地民间武林高手集聚一堂,相互切磋武艺,授武教人,以长国威。
    为以武会友,广招天下英杰,在开封“国术馆”设擂台,比武显艺。然而擂台刚开不到七日,突然来了个名叫长井一郎的日本浪人,他
    以中原武林人士少见的倭拳,把几个登上擂台的武林高手打下了擂台。眼见这个日本浪人不可一世地称威擂台,似乎无人能胜得了他时,
    河南省武督官着急了。他看出这个日本浪人身有后台,居心不良,是有目的而来。他不是前来以武会友,而纯粹是搅局。他的出现,定是
    受日本政府所派,意在扬日本人的威风,灭中国人的志气。当他站在擂台之上得意的叫喊着:支那人,谁敢上来?台下无人敢上时,河南
    省部已经秘密地向各县下发了通知,让民间武术高手,能为国出力者,立即到省会开封与日本人打擂。

        洛阳县当天就接到了省里的密文,县长马上招集来有关人员,搜寻洛阳有无武功奇人,能去开封打败那个日本浪人。大家想来想去,
    突然有人想到了在洛阳办劝戒烟酒所,并传授动静之功法的王运安。此人社会上多有传闻,能飞檐走壁,猿臂神力,刀枪不入。他效先祖
    王子乔嗜醯之方,日饮家传“王醋”,修炼出了半仙之体……是真是假,洛阳一带传得神乎其神,可他们还没有人见过王运安的真功夫。
    他们在想,这次如果王运安敢去开封打擂,那他就一定武功不凡。如果说了他不敢去,那就证明他武功平平,人们所传无据了。县里当即
    决定,派人去找到了王运安,非常严肃地给他讲了开封正在发生着的事情。问他能不能前去打败那个日本浪人,长我中华志气。

         王运安听了半天没有回话,县里去的人感觉他不敢前去,失望地正准备告辞离开,另找他人。王运安声音不高地问了句:什么时间?
    他答应了。县里的人高兴道:你要有把握,现在就得走。日本浪人今天已经守擂第二天了,就是你赶到,也是明天才能与他交手。

        王运安说:那还等啥。

        王运安去了,他什么也没有带,只把头上的道士结一挽,去把他的葫芦里装满了他家的“王醋”。赶上开往开封的火车,当天夜里赶
     到了开封。第二天他在省里相关人员的统一安排下,和从各县赶来的武林高手一道,齐聚到了国术馆里的擂台下。上午十点,一阵鼓响,
     比武打擂开始。只见长井一郎无比傲漫地走上了台来,虽以武林礼节,也向台下的人抱了抱拳,但一脸的不屑。又在对着台下的人大声
     叫喊:支那人!今天是第三天了,还有谁敢上来与我比武?谁上来?谁上来?怎么没有人敢上来了……哈哈哈哈……

         长井一郎忘乎所以地在一声声叫喊不止,气坏了台下的中国人。此时一个从登封赶来的小伙子实在忍不下了,他应了一声,飞身跳
     上台去。

         王运安此时坐在台下,打开他带的醋葫芦一边瞇着眼向台上看,一边慢不经心的样子在喝着醋,悠闲得像没事一样。上台的小伙子
     果然身手不凡,上拳下腿,和长井一郎一度打得不分上下。可长井一郞训练有素,小伙子猛劲有余,后力不足,渐渐显出拙来。他一不
     留心,被长井本一郎乘虚一掌打在了面门。王运安一看不好,他手中的醋葫芦也洒在了地上。就在这一刹那,那小伙两眼金星,身子朝
     后仄了两步。长井一郎还不放过,伸手又要上掌。说是迟那是快,谁也没有看清楚王运安此时是怎么跳到了台上,他把身子插在了长井
     一郎和那个登封小伙子中间,伸出一手抓住了长井一郞的手腕,一手竖掌身前,对长井一郞道:朝着我来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郎见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道人,他不知深浅,不敢盲目出招,缩回掌向后闪去两步。王运安见那个小伙被人搀下了台去,他
     不等长井一郎出手,主动朝着他面门也呼呼送掌。长井一郞左躲右闪,没有让他击中。就在他只顾躲闪王运安上路飞掌的同时,王运安
     突然下路飞起一脚,来了个金鲤跳水,直踢在了长井一郎要命的裆部。长井一郞当即痛得满台打滚,嗷嗷直叫。台下喝彩声暴起,有人
     大喊:打死他……打死他……

         长井一郞被人抬下台去,找大夫先给他止痛。然后被送到了开封教会医院,在那里住了三天,总算保住了一条小命。在一天夜里,
     长井一郞不辞而别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        当时洛阳一带有民谣:“喝了军屯水,都会耍大锤(拳头洛阳一带叫锤)”。尚武一直是军屯村的民风。 那次开封打擂,王运安大
     长了国人志气,省里特奖他金牌一枚,银镦一个。然而令王运安没有想到的是,七年后,他又见到了这个曾是手下败将的长井一郞。

        1944年的初夏,河洛川里金黄的麦子尚未收割,日本的飞机大炮狂轰滥炸,洛阳军民与日本兵激战16天后,洛阳沦陷。洛河南
     岸离洛阳城一步之遥的军屯村王家人,站在村头就能看见日本人的炮楼。处在日本人的剌刀之下过日子,终日里人心惶惶,谁也说不清
     楚,哪一天灾难就会降临到他们的头上。他们的担心不是多余的,一天洛阳的日伪县长贾式平,亲自带着一队日本兵来到了军屯村,点
     名要找王运安。

         王运安刚从麦场里打麦回来,见一队日本人站在了他家门口。他先是一怔,心想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他便没事样不慌不忙地
     走上前去。贾式平告诉那个领队的日本大佐,说他就是王运安。那个日本大佐不是别人,正是七年前在开封,险些被王运安一脚踢死在
     擂台上的长井一朗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郞非常亲热地向王运安笑着迎上去,说:老朋友!还认识我吗?

         王运安看看这个身穿一身黄皮,腰胯东洋刀的日本军官,看他的眼神,也觉似乎在哪里见过,但又一时想不起来。就说:你认错人
     了,我没有日本朋友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郞说:我没有认错,你就是王师傅,我认得你。我是长井一郞,你的手下败将。你还记得吧?王运安这才想起他来,心想他
     是不是要来报那一脚之仇的?他笑笑道:啊,是你呀,算是老朋友吧。来到了我家,请进家里坐吧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郞笑着答应,随他一同走进了家里。他告诉王运安:今天我来,一是特意拜见一下老朋友,二来是想再和老朋友切磋武功。
     上次相遇时间太短,还没有领教王师傅中国功夫的真谛,非常遗憾。请王师傅赐教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郞一口一个师傅叫着,但也决不客气,一边已经脱下了军装,作好了比武的架势。

         王运安身上还是那身农民打扮,站在那里动也没动,对长井一郞道:上次不就是我踢你了一脚吗?为这一脚你这么远跑来找我,不
      值得。我站在这里不动,你只管往我的裆里踢好了。什么时间踢够了,你就走人。

         王运安说着原地站好,双腿叉开,八字蹲裆双手背后,一动不动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郞没有想到他会这样,说:这个的不要,我要你出手,咱们比武。

         王运安说:叫你踢你就只管踢。

         长井一郞说:我是武士,不会打不还手的人的,这个的不要。

         王运安见他不踢,自己在院子里看看,突然看见了一个石碾子(种麦轧实用的农具)。他上前用手扣起一个碾子籽,双手向上轮起
       了,朝着自己的裆部砸下去,一连打了三下,只把长井一郞看得发呆,头上不由冒出了冷汗来。

          王运安问他:我叫你踢你不踢,这比你的脚如何?

          长井一郞彻底服了,说:王师傅果然中国神功,我一定登门求教。回到洛阳,长井一郞问贾式平,说那个姓王的,练的是什么功夫?
       贾式平说:我也不懂武术,听人说他们练的是少林派,罗汉门,四面八方通臂拳。关键还不在拳上,在他们常喝的“王醋”。

          长井一郞忙问:什么“王醋”?

          贾式平说,我也说不清楚,是他们王家自己制的醋,听说传了几千年了。那醋特别神,也叫九九龄,就是可以益力长寿的意思。

          长井一郞点了点头:哟西,原来奥秘是在这里。

          长井一郞又来到了军屯村,找到王运安,并当场送去了大洋,说是军中需要食醋,听说你王家有九九龄,都是老朋友了,所以决
       定军中用醋,就由你们王家全包了。王运安也不敢拒绝,等长井一郞走后,他赶忙去找到王家族长,说明情况。王家的老族长想了想,
       现在是日本人把刀架在中国人的脖子上,他们强要,不给是不行的。可要把“王醋九九龄”给了他们,反过来他们强身健体,再来杀
       中国人,王家又成什么了?老族长犹豫了一会儿,把腿一拍,说有了。既然他们给大洋,有钱谁不要。从明天起街南老井不再用,一
       律用街北村中浇菜的公井制醋。所有家传祖方不得再用,只要醋酸就行。他们要多少给他们多少。

          而几个月过去了,长井给钱,王家给醋,倒也相安无事。可长井让日本化学机构把“王醋九九龄”做了化验,结果就是一般的食用
       醋,没有任何特殊成份。长井也饮了几个月,并没有发现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他问贾式平,这是怎么回事。贾式平想了想,突然茅
       寒顿开,说他们一定是用村里的公井水制的醋,不是用他们王家的“家泉”。长井问,什么家泉?贾式平说,家泉就是家井,是他们王
       家老院里的井。只有用那个井里的水,制出的醋才能与别的醋不同。你要说他们送来的醋和别的醋一个样,那一定是没有用他们王家井
       里的水。他们说的话,被当时给日本人喂马的王狗剩听到了。喂完了马,他不放心,连夜赶回村里找到了老族长,说日本人明天一定会
       来问罪,要找王家的家井,让他们赶快想办法。王家老族长连夜召集来了王家各家的当家人,说明事由,问大家怎么办。如果王家“家
       泉”让日本人占了,他们王家就对不起祖宗。大家都说听老族长的。老族长把手一挥,让他们连夜填井。大家找来木梁,先在家井中间
       打洞,把木梁架上,再垫上荆条,然后地上拆掉了井台辘轳,都填入井中。井填平了,上边盖了个牛棚,牵来了两条老牛,架上了牛槽,
       到处放上了一堆一堆的牛粪。

          第二天长井一郞果然带人来了,他指着王运安,说你良心大大地坏了。王运安装着没听懂,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。长井一郞说你的
       九九龄没有用你王家的家井,没效的。王运安说听不明白,我家里没有家井,你们可以去搜寻,只有村里路北的一眼公用井。

          长井一郞果既然来了,一定要查个清楚,就下令挨院子搜寻。一口井不是别的东西,它跑不了,也藏不住。然而几队日本兵和汉奸
       队搜查了一上午,还是没有找到王家老院里的家井。长井一郞只好悻悻而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