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<< 关于我们 << 企业传奇

九九龄大揭秘5---千载流变不离宗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5-8-6 点击次数:1416次

大唐江山历经一场安史之乱,开始日渐衰微。到了北宋都汴梁,洛阳为西京,虽曾繁华一度,“王醋”留香,但北宋不久,即为北

      方马背民族的铁马弯刀所逼,易鼎江南,偏安一隅,锦绣中原,从此沦丧。“天下常无事则已,有事,则洛阳必先受刀兵。”建炎元年,
      金人攻陷洛阳,血可漂尸。接着汉人“忠义军”又打进城来把洛阳收复;金兀术再度攻下洛阳。汉人义军再收复……从建炎元年(11
      27年)一直到绍光十年(1140年)十几年间洛阳拉锯一般,战事从未停息。洛阳城里城外的老百姓难有平静的日子,被迫纷纷逃
      离。洛阳城狼烟不绝,空无人迹。洛阳王氏一门也流散南北,失去照应。此后四百年间,再无“王醋”现世。  

          直到大明万历二十年,在朝中身为翰林检讨的王肯堂,因上疏力陈抗御倭寇,被诬以“浮躁”而被降职。他一气之下引疾归里,不
      再事官,以医济世。一天,他在家中整理家传旧籍,意外发现九卷《王醋内典·九九龄》尚保存完好。此前只听族人有传,他王家制醋
     上溯元祖王子乔,中承魏晋,盛于大唐,至宋不辍。然而后来“王醋”为何断传,无从稽考。当他意外地发现了这本出于唐时名医,远
     祖王冰所著的宝典时,激动不已。并同时意识到自己肩头责任重大。他感到祖先在看着他,让他把“王醋”再献于世,否则上对不起先
     祖,中有负世人,下有愧于子孙。他认真读完了先祖留下的这九卷全是与醋有关的家传秘本,感到有此书,重振“王醋”善名即有希望。
     但当他看到书后一句话写着:“非洛阳家泉不制酢”心里又茫然了。

        王肯堂只知道自家一族,几代人都住在江苏金坛,而先祖王冰所写的家泉距今已历四五百载,那是指当时京师所在的洛阳,而非金坛。
     可几百年前的“家”今天还能找到吗?那眼“非洛阳家泉不制酢”的泉今天还能有吗?他再看“内典”,从中又发现一段文字详细地写明
     王家家泉的所在位置。王肯堂感慨不已,两眼热泪涌淌,他深知祖上王冰的良苦用心。早在几百年前,王冰已经料到了洛阳是个是非之地
     ,兵火不断,后人必有流离失所之日。所以他就把王家家泉的位置作了详细的记载,以供后人寻找。既然先祖有此愿望,此典今又被自己
     发现,那继承祖业,恢复“王醋”,他王肯堂就觉义不容辞,舍我其谁?

        王肯堂上路了,他仅带着他的三子王际云,一路行医到了洛阳故里,去寻找他王家的祖荫和那眼家井神泉。《王醋内典·九九龄》中那
     段文字,他早已熟记于心:荷泽寺山门望坎二百八十步,离应万安三台,坤含北邙金豁。惟此脉可为泉,惟此泉可为醋……当他们风尘朴
     朴来到了曾为帝都京师的洛阳时,面前的景象令他们大失所望。洛阳早已是风光不在,一个建于金元的小城围不及十里,难以再见汉唐之
     威仪,也没有了宋时之风流。他们几处打听,在洛阳城南过了洛河五里处,幸好还有荷泽寺在。王肯堂兴奋异常,心想只要还有荷泽寺在,
     就能找到自家祖上的位置。然而等他们到了曾经开创了荷泽宗,被称为禅宗七祖神会居住过的荷泽寺时,却大失所望。但见寺院破败,到
     处是断墙残壁,几间敝殿飘摇在风雨之中。而几百年前盛唐之时的洛阳南市里坊,早成了庄田。就连当时荷泽寺的山门也早已不复存在了。

        王肯堂走进荒寺,幸好遇一老尼,他合掌以礼,向老尼说明了来意。老尼领着他到了寺外一个台阶上,指着几块青石告诉他,这就是
     唐时荷泽寺的山门所在处。王肯堂谢过老尼,依照《王醋内典.九九龄》中所记,往坎(西)数二百八十步,那里是一片麦田,并无井泉
     。他站在那里,果然南应万安山三台之石,北应邙山一豁。位置他确定了,就打听到了这里麦田的主人,不惜重金把这片庄田买下,夯基
     砌墙,筑宅还里。请人来在他画定的位置掘井,果不及丈,掘井的人便在地下发现一旧井身。王肯堂大喜,就让他们从旧井身往下挖,然
     后淘井数日。直到地脉通贯,井水涌澈,尝一尝甘甜可口,他才长舒了一口气,王家的家泉终于找到了。
        
         就在王肯堂和儿子王际云在洛阳故里,用王家家泉重新制出了“王醋”,让四乡受益之时,洛阳东大街在朝中做太医的董遇春回乡省
     亲。王肯堂在朝中做翰林检讨之时,因自己好医,与太医董遇春常一道探讨医理,过往甚密。只从他弃官之后,再没有见过董遇春。现在
     旧友回到了洛阳,他岂能不见。董遇春没有想到在洛阳能见到王肯堂,两人各自感慨万千,一言难尽。当谈起朝中之事,董遇春甚是郁烦
     ,说皇上血热成疾,久治不愈,他用尽了各种方药,无奈效果不彰……说到沉痛之处,他知道一但皇上有个三长两短,他这个太医必受牵
     累,能否苟活于世保全族人亦未可知。王肯堂听了也为之担心,想来想去,他突然想到他制的“王醋”。就告诉董遇春,让他回朝时不妨
     带上他的“王醋”,让皇上每日饮之,或许事情会有转机。董遇春似信非信,但他知道王肯堂医理深博,他让他用“王醋”决不会是信口
     道来。就听了他的,回朝时带上了王肯堂特意为他制的“王醋”数坛。

        万历三十四年,一日,王肯堂正在家中和儿子一道研方制醋,他以自己掌握的医理医案,将家传古方一一对比,把不合理处做了修正,
     欲将旧的《王醋内典·九九龄》再度完善。就在这时,他突然接到圣旨,补为南京行人司副,即刻上任。他不敢抗旨,只好到南京赴任,
     后又转任福建参政。事后朝中才有人告诉他,正是他经董遇春献给皇上的“王醋”,治愈了皇上的血热之症,故皇上才授以官职。

        然而大明朝的江山到了万历年间已是风光陡下,他们谁也没有想到,也就又过了五六十年的光景,草莽英雄李自成把大明朝的最后一个
     皇帝逼死在了煤山。而早在进京之前,李自成两度屠城洛阳,洛阳城乡路断人迹,户绝灶烟。荷泽荒寺旁的王家也人去院空。这时王际云
     已谢世,他的儿子王健带领家人北过黄河到了山西避难。后来虽然中原变成了满人的大清,但也一度天下太平,民有生所。王家人心中惦
     着“王醋”和那眼能生产“王醋”的家泉,又从山西重返河南洛阳故里。但地本无主,又经攺朝换代,此时的荷泽寺一带也早不再姓王,
     旧院难觅,田亩亦属他人。王氏一族因逃荒避难,四处流徙,早无积蓄。祖田虽可见,家井尚存,但他们无力赎回,只好在北邙山上的姚
     凹佃田落脚。王健后与姚家结亲,定居邙山姚凹村里。

        又是百年过去,王家在邙山之上已枝繁丁旺,他们始终不能忘记的是洛河之南荷泽寺旁的王家故里。最终积银百两,回到已经攺名军
     屯村的王族旧地,买回了一方田亩,也包括不被世人所知的那一眼神井。在军屯村安定后,王家又与当地的唐家结上亲缘,唐王两族和睦
     相处,至今亲如一族无二,传为一方佳话。从此洛阳这一族王氏后人,安身故里,再无动徙。

        因王氏脉承医吏之道,诗书传家,屡有体健习武者,在洛南一带名显四乡。清朝光绪年间洛阳三翰林皆师从王同心。曾是中国最后一
     次上榜的洛阳进士林东郊,只有王同心可直呼其乳名“郊”。此人即是洛阳“王醋”后人,今天“九九龄”董事长王体军的曾祖父。他
     虽身仅入贡生,但学识超人,如林东郊、陈春熙等学生皆出类拔萃,人中蛟龙。徒显师贵,王同心非官胜官,同样享有官服、官帽、仪
     仗、灯笼、清道旗帜等隆荣。而他们家的“王醋”健身之道,更使一方受益匪浅。河南提督徐为曾亲自为其赐“明经进士”匾,今此匾
     仍存。
        为纪念祖先,王家人在村中建起了一座药师佛庙,俗称佛爷庙(乡人把凡是神仙的都称佛爷)。庙中敬的是能为人驱病除疾的几位
     “药师爷”。正中是王氏元祖王子乔,两边是王氏29代世祖王叔和,及以后的王焘、王冰、王肯堂等这些王氏在中国历史上的神医先
     祖,从清至民国,前来药师佛庙里烧香拜神问疾者不分四季,络绎不绝,终日拥门,香火不断,为的是能求得一壶军屯村的"神水"以慰
     饱罹病苦之亲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