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<< 关于我们 << 企业传奇

九九龄大揭秘4---非洛阳家泉不制酢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5-8-6 点击次数:1452次

     唐天宝十五年,曾经是神都的洛阳城被一场突降的灾难笼罩着。年前身兼范阳、平卢、河东三节度使的安禄山,发动节度使之士

      兵,及同罗、奚、契丹、室韦、突厥等民族组成十五万士兵,号称二十万大军,在范阳起兵造反,长驱直入似洪水卷向中原。长安、
      洛阳二京均被安禄山占领,大火中洛阳城里的宫楼亭馆毁于一旦,滚滚浓烟和着血腥扣覆在河洛大地上。

          其时王焘之孙王冰潜心研学,正在家中整理爷爷尚未完成的医著。一日,堂兄突至,不容分说将其从书案前拉起,唤他快逃。此时
      王冰也从窗外看到了洛阳城里的火光,再不逃只怕是想逃也来不及了。自己的性命事小,爷爷留下的这些医著,《外台秘要》和《名台
      要略》如若毁在了战火之中,那将是天大的损失。还有自己正在撰写的《素问》手搞,更是自己的心血所在。他即让堂兄帮忙,把爷爷
      王焘的医著包起背上,和家人一齐逃离了洛阳。

          宝应元年,郭子仪最终战胜了叛军,安史之乱方得平息。而此时的王冰一家早碾转到了京城长安。在战火离乱中王冰坚持不懈,耗
       时十二年,这年也终于完成了他的《素问》81篇,24卷。因受家传“王醋”的影响,他在《素问》中把养生放在了显要位置,提
       出了自己的养生观:一、天人合一、道法自然。“阴阳四时者,万物之始终也,死生之本也,逆之则灾害生,从之则苛疾不起”,又
      “智者之养生也,必顺四时而适寒暑,和喜怒而安居处,节阴阳而调刚柔。如是,则僻邪不至,长生久视”。二、清净虚无、免疫有道、
       长寿有方。“恬淡虚无,真气从之”,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,又“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
       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”。三、我命在我、预防为主。“我命在我,不在于天;昧用者夭,善用者
       延”,又“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”。
       这些惊世妙论一经问世即为后世医家所颂承,并成为中医学的奠基性理论典籍。
  
          王冰的《素问》和他爷爷王焘的《外台秘要》一道影响着大唐朝野,成为当时的医界依本。王家又是大唐功勋之家,历代在朝中为
       官,也算王室近族。唐代宗李豫初登大宝,就招王冰晋见,官拜太仆令。“王醋九九龄”早已名播朝野,代宗李豫即让王冰制出“王醋
       九九龄”,作龙体摄养之用。

           王冰不敢怠慢,依照爷爷留下的“王醋”秘笈《名台要略》,认真地制起醋来。然而王冰不曾想到的是,不管他怎么努力,制出的
       醋都达不到家传“王醋”的功效。爷爷在世时,他也曾跟着爷爷学过制醋。而且爷爷见家中两个儿子,六个孙子,皆都不愿学医,只有
       这一个孙子酷嗜岐黄,对祖上的医道能心领神会。爷爷就特别钟爱于他,闭门秘授各种临床医案,尤其是王家的看家宝贝,由女皇武则
       天赐封的“王醋九九龄”的各种配方与酿制工艺,各种“王醋”之功用,入方之主辅,配伍之宜忌,炮制之巧机,悉数传授毫无保留。

           他也曾和爷爷一道不止一次地制出过神效的“王醋”。可现在他是给天子制醋,反倒是怎么也制不出“王醋”昔日的功效了。代宗
       皇帝用了一段时间,也没有感觉到“王醋”的特殊之处,心想:什么王醋李醋,也不过就是一说。什么东西如果出了名,自身就有三分
       神了。

           王冰通过代宗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,看出了对他,或者是对他“王醋”的不满。更有甚者,一天他关心地问代宗皇帝:一向龙体乏
       力,近日可大有荣复?谁知代宗皇帝当着他的面,就把太监递上的一玉碟“王醋”给泼在了地上,忿然作色道:一口酸水就来糊弄于朕,
       看来王醋也是徒有虚名。代宗皇帝虽没有追究王冰的责任,但说完便拂袖而去。

           王冰跪地谢过了罪,心中却很是纳闷。如果是自己得罪了天子,杀头只管杀去,他王冰不是怕死的人。可皇上对他们家的“王醋”
       这样不屑,无论如何也让他接受不了。这分明是对他王家天大的污辱,让他如何禀告列祖列宗。然而退朝回来他又仔细一想,也不能怪
       皇上什么,确实是自己制出的“王醋”失去了固有的神奇功效。他制出的醋不仅供皇上一人取用,也曾给他人用过,皆无上佳之誉,甚
       至有人说和市井叫卖的醋并无什么两样。
 
           那天王冰正在为“王醋”不神的事发愁,他的小孙子哭着喊肚子疼。其妻说,快叫爷爷给看看。王冰拉过孙子察其气色,诊其脉象,
       观其舌征,他断定是胃结。就让孙子喝些醋,说马上就不疼了。然而他看着孙子把他制出的“王醋”喝下去了,待过了半个时辰,孙子
       仍然说肚子还疼。他只好再想别的办法……此时他才愰然明白,难怪皇上会那样对他,那样对待他家祖传的神奇“王醋”。这岂能怨得
       皇上,分明是自己的醋没有了神效。然而原因又在哪里?他苦思不得其解。

           回到屋里,他坐下来重新翻开爷爷留下的《名台要略》“王醋”制作秘笈,和“王醋九九龄”的秘方,一点一点的对着,想从中找
      出原因来。当他翻到第六章时,突然发现一段文字这样写到:“世祖讳叔和,历楚地并无以酢建功。随丞相居洛阳城西屯兵之所,得神
      泉成酢,疗丞相头疾,并无他药。饮酢七日,丞相头疾愈……”他再往下看,又有一段文字跳进了他的眼中:“非洛阳家泉不制酢”。
      王冰这才长嘘一声,萦绕在心头多日的疑惑顿然烟消云散了。罢罢罢,伴君如伴虎。既然离开了洛阳,离开了王家所在的洛阳嘉善里家
      井,“王醋”即失其真魂,不再是“王醋”,那还是离开长安辞官还乡,回洛阳老家吧。他仅作了一年的太仆令,就辞官回到了洛阳故
      里,把洛阳荷泽寺旁嘉善里的王家祖宅再做修葺,长居下来行医济世,守着祖院里的一眼古井,再度唤起了“王醋”的神奇。

          王冰晚年再无医著,只把他王家制醋的方法,各种对症而定的配方及用醋妙略,和各种症候的表象之别等,写成了《王醋内典·九
      九龄》,不泄于世,只为家承。书中并嘱后人,此书为王门内典,惟有志者可抄承。一代一支,不可流散于世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王醋内典·九九龄》中有诗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善有水在,万物皆可生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酢提水中魂,化得一世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