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首页 << 关于我们 << 企业传奇

九九龄大揭秘3---御封“王醋”动朝野
来源: 发布日期:2015-8-6 点击次数:1568次

             大业十三年(617年),隋炀帝极度骄奢荒淫,其残暴统治招致天怨人怒,大隋江山风雨飘摇。天下英雄峰起,皆欲取而

          代之。在这些起义军中,李渊带领的一支队伍起兵太原,攻取霍邑,又拿下长安,势不可挡。而在李渊军中,以“神酢”治好军
          中寒疾,为李渊立唐称帝立下汗马功勋的王珪(系王蒲的玄孙),因开国有功,身拜初唐宰相,荣及嫡孙。他的孙子王茂时做了
          南平公主的驸马。然而到了他的玄孙王焘,却自幼体弱多病,他母亲南平公主的身体,更是时常染疾。王家本是世医,家藏医典
          如山,王焘便对医学产生了深厚的兴趣。因是皇亲贵胄,他自幼便常随南平公主出入宫中。

             依《王醋内典·九九龄》所载,魏晋以前尚无“王醋”这一名称出现。而直到唐武周时期,因王焘的出现,“王醋”一词才见
          诸史端。

             唐仪凤三年,高宗李治早已无心朝政,把朝中诸事委于皇后掌理。此时的武皇后已非昔日的武媚娘。她手握朝廷大权,小试牛
          刀,无不得心应手,这就慢慢地使她萌生了独霸天下的欲望。既然有心独霸天下,那么她的健康和美貌,就成为她不可或缺的本
          钱。恰恰就在这一年里,她原本健康的身体竟时常染疾,腹胀气滞,不思饮食,御医想尽了各种办法,但重重轻轻,终不见彻愈,
          这令她很是不悦。如果没有个好的身体,即使拥有了天下又有何用?一次南平公主来宫中拜见武则天。武则天知道原本南平公主
          常年体弱多病,可这次见她却是红光满面,精神焕发,不像有病之人,就细问端详。南平公主如实相告,说是她的儿子给她的保
          养之方,坚持年余,身上疾患竟无药而自愈,亦未曾再犯。武则天听后,颇为惊奇,当即就要见她的儿子。

             王焘被宣进宫,拜见了皇后,认真给她做了诊断。他大胆对武则天道:凤体本无大疾,乃积思过虑而伤。药不必用,就用我王
          家的家醋每日坚持饮之,凤体不医自健。武则天听了似信非信,但为了身体复原,她还是听了王焘的话,坚持每天饮用他王家的醋
          。果然时不及月,自觉身体好转许多,且胃腹知饥,茶饭俱香。王焘当时才不过十六七岁,在武则天眼里还是个孩子,虽身体瘦弱
          ,但长得聪颖可爱,就常让他到宫中来,询以摄生延年美肤养颜之道。而王焘每每谈得最多的,还是他王家的醋,建议武则天每日
          取饮,持之以恒,定有裨益。

              王焘发现武则天每天要用各种方法,不厌其烦做美容、养肤、护发等,煞费功夫人力,有时甚至影响处理朝中正事。一次他便
          大胆进言道:皇后千岁惧凤颜丰彩不再乎?武后问:何人不惧?王焘禀:神仙不惧。武后又问:尔可知神仙驻颜有术乎?王焘答:
          臣正有简捷之方以献,且容一一禀来:制首乌入醋,七日一洗头,乌亮如墨云,何须黛膏;牡丹花入醋,三日一沐身,芬芳透衣衾,
          何须香奁;苦参汤入醋,一日一浴足,晶莹悦君王,何须琴瑟;益母草入醋,一日两浴面,粉颜羞桃残,何须胭脂;清泉水入醋,
          一日三浴手,酥润赛雏婴,何须涂红……王焘突然欲言又止。武则天听得饶有兴致,便说:但言无妨。王焘续言:臣在参悟《王氏
          内典》之“嗜醯善缘篇”时得一偈语,今奉与皇后,道是:每日数杯斟,终成菩提身,谁知千年后,观音佛一尊。武后一听,心下
          大悦:好个王焘,为了让本后信你的一套,竟以“观音佛一尊”来讨我欢心。我倒要看怎么个“观音佛一尊”……(当千百年后,
          芸芸众生在龙门大奉先寺膜拜那尊柔美丰腴,凤眉丹唇,目涵广宇,面含微笑,神秘而威严的卢舍那大佛时,谁能想到那正是依武
          则天在世之真身真容所雕,这不正应了“观音佛一尊”的偈语吗。) 当下武则天依了王焘之言,以醋洗发、沐身、浴足、净手、
          润面,果然效果奇好,颜如青春,每每上朝令殿下满朝大臣吃惊,觉得她不但不见老,反而一天天年轻了起来。武则天更是高兴,
          问王焘,你家这醋是什么醋,怎么这样神奇。

              王焘说,这是我王家祖方所制,时越千载了,并非市井俗见之醋。
              武则天又问,你家的醋和别人的醋有何不同。
              王焘答道:我王家的醋有九功——辅、助、平、益、养、补、调、理、正;有九象——晦、明、沉、潜、浮、扬、放、敛、
          收;有九魂——怡、静、安、化、归、息、生、逸、张;有九根——天、地、日、月、气、水、温、表、时;有九体——浓、淡、
          粘、稠、稀、滑、清、浊、润;有九态——滞、动、降、运、升、定、推、行、融;有九本——谷、栗、药、候、工、技、心、
          器、真;有九色——赤、金、酱、黄、橙、紫、粉、黛、绿;有九义——诚、和、宽、坦、容、纳、涵、顺、解。此为我王家醋的
          九九之神功。如若长用此醋,可鹤龄延年。我家元祖太子晋,即嗜醯而成仙,传为千古佳话。

              武则天听了大悦,赞道:好个九九之魂,鹤龄延年。说得好!说得好!你家的醋何不就叫九九龄呢?
              王焘忙跪谢道:谢谢皇后赐名!
              王焘说的九九是说他王家的醋有九九之功,而武则天却被这九九之吉言所感动,深深地记在了心中。到了光宅元年,武则天终
          于迎来了她面南称孤的机会。她身旁的亲信无不在为她登极做着准备,请来了星象官为她登极选定良辰吉日。武则天听了把手一摆
          道:吉日无须再议,就今年的九月九日。那些星象官忙跪地叩拜,齐声高颂,此日乃上上吉日,九九重阳,天赐神皇。果然武则天
          就在公元690年的农历九月九日,在洛阳面南称帝,攺唐为周,也改洛阳为神都。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位女皇,神采奕奕在站在
          了应天门上,目含广宇,袖舞长风,承贞观之治世,奠开元之盛景,浓墨重彩写进了历史的华章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武则天对王家的醋倍加喜欢和依赖,对王焘更是关照有加,常让他随侍在侧,一有空就和他聊养生之道。一日她和王焘又
          谈到王家的醋,突然觉得“王家醋”听着不雅,太过俚俗。就对王焘说,你王家醋听去太俗,不如就叫“王醋”好了。此时的武则
          天已经不是皇后了,而是当朝天子,一言九鼎。既已出口,那就是御赐了。王焘忙跪地叩头,谢过皇恩。从此“王醋”名贯朝野,
          无人不知。从武周一直到开元盛唐,神都洛阳内外,无不以能买到“本醋”而为幸事。

              武则天嗜醋,后来到了无以复加之地步,她除用“王醋”美容,用“王醋”保健外,每顿饭必由“王醋”相佐,面前放个玉碟,
          里边盛上“王醋”供她吃饭时用。这成了她的一种习惯。由于她对“王醋”的衷情,也使这个千古一帝的女皇,对一千年前的周王
          室太子晋,追念在怀,亲为王子乔升仙之地撰文,并亲笔书写,泱泱万言刻碑以记。据说武则天当初定国号为周,除了对煌煌大周
          八百年基业的神往,更是出于对周太子嗜醯成仙的仰慕。

              武皇如此爱醋,自然影响到了满朝大臣,皆都以“王醋”为保健补身之用。慢慢在朝中大宴上,每人的面前也必放上一碟“王
          醋”佐用,久而久之,这就变成了大唐宫廷大宴上的一种定式。此风一直沿用到今天。洛阳人在吃洛阳水席(洛阳水席源自唐之宫
          廷筵席)时,面前还必放一个“醋碟”,且菜品多以酸辣为味,方为水席之正宗。

              而王焘既在武周时期得到武则天的重用,在洛阳龙门大奉先寺落成以后,特在奉先寺侧开凿一“药方洞”,集千古奇方于一窟,
         永传万世,益救苍生。此洞中仅王焘的献方就有十方,其中四方皆与“王醋”有关。可武则天只当了二十一年的大周皇帝即驾鹤归西
         了,在她死前又把李家的江山交还了李家。李家后人为肃清武氏影响,清理旧吏,王焘因与武则天的特殊关系,身受牵连。天宝年间
         (742年~755年)他被贬至房陵(今属湖北)。身不得意,便立志编撰一部医方大全,在天宝十一年著成了他的《外台秘要》
         四十卷,今仍传世。另一部《名台要略》十卷,专讲“王醋”之用。此书不泄世外,只作家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唐人陆羽达有诗云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武皇惜得王家醋,不嗜龙掌与凤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朝有玉盘润凝脂,晚含香酢品金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老容颜本天生,朝野却道王醋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若得一钵洛阳水,胜似神仙子乔生。